上師遭受障難有感

光榮薩迦派的法座持有者薩迦法王,隸屬於具有光音天血脈的崑氏家族。有一次末學與一位長期擔任法王府志工的外國友人PY談話。PY對於法王擁有不可摧折的信心,時常聽聞法王教法時,就不禁淚流滿面。

在與PY交談過程中,PY認為法王就是真實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,而法王的親眷中,所有的女眾都是度母的化身。當時末學聽畢感到非常震撼,因為在末學心中,法王是文殊師利菩薩的化身無誤,但末學從未想到其他女眷亦是度母的化身。

當末學將這段談話告訴一位法王府的人時,那位僧人說:「這是PY本身的功德呀!,所以在她的眼中,不只法王是文殊菩薩的化身,對於法王的親眷亦有如是的淨觀!」

另一次末學與另一德國佛子閒談,佛子談到他的根本上師--法國薩迦則千林的大堪布仁波切謝拉喇嘛時,他說:「過去我還沒遇到我的上師時,我非常不快樂!我一直在尋找甚麼,直到後來我讀了《西藏生死書》,在那本書中我看到了宗薩仁波切的前一世欽哲卻吉羅卓的照片。於是我靜對那張照片,虔誠地合什向宗薩仁波切祈請:『偉大的宗薩仁波切,請加持我,讓我找到我的根本上師』,後來我便就遇見了大堪布仁波切謝拉喇嘛….。」

在末法時代的我們,如果能在生命中很幸運的遇見我們的上師,並對上師擁有淨觀,視之如佛,那真的是因為我們擁有清淨的福德,能得以用肉眼看見上師在我們面前!願世上一切具德上師長壽!常轉法輪,救度無量有情。

除障

有一次仁波切的家人為了除障,特別請了寺廟裡的赤欽羅切喇嘛來家裡除障。羅切喇嘛是寺主 尼瑪多傑仁波切的叔叔,當天早 上一大早就出現在仁波切家裡。

為了要除障,家裡燒了很多開水,加入了牛奶,再經過羅切喇嘛金口修法加持後,立刻就變成了甘露。家人這時拿出一個簡單的臉盆,首先移到仁波切面前,仁波切把頭一低,羅切喇嘛口中念誦著除障儀軌,一邊舉起大水壺就往仁波切頭上澆。

乳白色的甘露水順著仁波切的頭顱滴落到臉盆裡,這樣就算完成了除障與清淨的儀式。在場的人每個人也都有機會可以接 受甘露除障,臉盆就在每個人面前移來移去。

由於羅切喇嘛與大家非常熟識,因此整個加持儀式一點也感受不到甚麼肅穆的氣氛,大家都覺得非常新鮮有趣。

期間羅切喇嘛一個不小心,在一個孩子頭上倒了太多甘露水,把加持儀式搞得好像在洗頭髮,大家看了反而都笑嘻嘻的,孩子被淋濕了也不生氣,一場除障大會立刻就變成了同樂會。

補充說明:
1.巴滇寧暨瓊卡林寺的赤欽三年一任,必須圓滿三年三個月閉 關才有資格擔任
2.藏人常常會延請僧眾到家裡修法。

丟朵瑪

這一年大家都辛苦了,

為了讓大家輕鬆一點

這裡分享一個小故事。

有人看到網站上今年首度披露的喜金剛金剛舞大法會照片,

其中有些照片展示出了即將被拋擲的紅色朵瑪(食子)

於是那人問尼瑪多傑仁波切:「請問這些朵瑪是代表不好的東西嗎?」

仁波切:「當然代表不好的東西,不然幹麼要扔掉?」

接著仁波切又說:「如果代表好的東西,據為己有都來不及了,幹什麼要把它扔掉呢?」

以上只是搏君一笑。

羅桑揚佩尊者的故事

巴滇寧暨瓊卡林寺過去曾出過十三位仁波切,寺中僧眾數百人,不乏修証極佳之修行人。文革時,羅桑揚佩尊者持掌法座,為三年一輪管理寺院之大喇嘛,肩負寺院傳承重任。後因各種歷史鉅變,羅桑揚佩尊者被捕入獄,他的家人完全不知尊者被關在何處,尊者亦無法與家人及寺院連絡。 繼續閱讀

堪布策旺東沼的故事

Image00007圖片說明:堪布策旺東沼是非常簡樸的修行人

堪布策旺東沼現年七十八歲,他是巴滇寧暨瓊卡林寺年邁老喇嘛中,非常重要的喇嘛堪布。

雖說堪布在寺中地位非常重要,但是他的出生非常卑微。堪布策旺東沼一出生時就沒有父親,家中唯一的親人,只有一手拉拔他長大的母親,名贊究。

他的母親心地善良,充滿悲心,從小就是一位精進的修行人。有時他母親去草原,看見隨風搖曳的美麗花朵時,因心中升起萬物皆離一切戲論,皆為心性化現之真實體悟,而虔誠地對小花做大禮拜。Image00001

堪布在他的小屋裡每日精進實修,手中持著繩子,不斷轉動經輪。

文革時期爐霍地區發生大飢荒,許多人因缺乏糧食不幸餓死,策旺東沼與母親兩個人當時也淪為乞丐,雖然如此,他的母親仍時常將僅剩的食物佈施給小狗小貓,那時策旺東沼年紀尚小,時常 不解地問母親:『阿媽拉,我們自己都快餓死了,為何還把食物分給小狗小貓吃呢?」他的母親即是這樣一位深具悲心的修行人。

Image00002

繼續閱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