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草寫體的故事

早年尼瑪多傑仁波切初入宗薩佛學院就讀時,有一天有位藏族老婆婆來找仁波切。

藏族婆婆:「咕修拉!請問你能幫我念這封信嗎?」老婆婆不識字,懷裡揣著一封從家鄉寄來的家書。

仁波切親切地答覆:「沒問題!」,一手把信接過來。

替老婆婆念念家鄉寄來的信,稍稍撫慰她的思鄉之情,仁波切心想這事情很簡單。不料打開信紙後,看見滿滿都是龍飛鳳舞的烏美體(藏文草書),這下慘了,仁波切只學過正體楷書,這像蚯蚓般的草書可是從來沒學過呀!

仁波切低頭瞪著信紙,良久都沒抬起頭。

老婆婆在一旁等著,滿臉熱切;但等著等著,仁波切始終不發一語。這下老婆婆急了,開口問:「信裡寫些甚麼呢?」

仁波切這才羞赧地抬起頭,把信還給老婆婆。「對不起,我看不懂這個信….。」

老婆婆這下很不悅,抽回了信後說:「虧你還是佛學院的學生,怎麼連藏文字都看不懂?」說畢就走了。

仁波切當下覺得很糗,也開始思考,對呀!我是佛學院的學生,怎麼連草寫體都不會?於是仁波切下定決心一定要把草寫學好。他跑去找校內一位藏文草寫造詣極高的老師,求他給予教授,當放假日多數學生都在休息時,仁波切就往老師那裡跑,埋頭認真學習草體及書寫,經過多年的刻苦練習,總算練得一手好書法了!

事後仁波切提起這段往事時,不禁微微笑說:「這位老婆婆說不定是菩薩變成的化身,來給我當頭棒喝,要我一定要努力學好藏文哪!」

附註一:藏族非常注重書法藝術,屬於工巧明之一,草體書法是否流暢、字跡優美,對藏族學者來說是很重要的事,也是一種專門的技巧。

1 則迴響於《學草寫體的故事

  1. 呵呵,听过这故事!记忆犹新!

    版主回覆:
    呵呵很有趣吧?但末学认为仁波切其实是示现一种身教
    就是我们对於菩萨应学的学处,例如五明、六度、慈悲心、菩提心等,应该很精进地去学习才是。

回應已關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