堪布策旺東沼的故事

Image00007圖片說明:堪布策旺東沼是非常簡樸的修行人

堪布策旺東沼現年七十八歲,他是巴滇寧暨瓊卡林寺年邁老喇嘛中,非常重要的喇嘛堪布。

雖說堪布在寺中地位非常重要,但是他的出生非常卑微。堪布策旺東沼一出生時就沒有父親,家中唯一的親人,只有一手拉拔他長大的母親,名贊究。

他的母親心地善良,充滿悲心,從小就是一位精進的修行人。有時他母親去草原,看見隨風搖曳的美麗花朵時,因心中升起萬物皆離一切戲論,皆為心性化現之真實體悟,而虔誠地對小花做大禮拜。Image00001

堪布在他的小屋裡每日精進實修,手中持著繩子,不斷轉動經輪。

文革時期爐霍地區發生大飢荒,許多人因缺乏糧食不幸餓死,策旺東沼與母親兩個人當時也淪為乞丐,雖然如此,他的母親仍時常將僅剩的食物佈施給小狗小貓,那時策旺東沼年紀尚小,時常 不解地問母親:『阿媽拉,我們自己都快餓死了,為何還把食物分給小狗小貓吃呢?」他的母親即是這樣一位深具悲心的修行人。

Image00002

之後有些人供養一批犛牛給巴滇寧暨瓊卡林寺,寺中需要人手牧牛,堪布與母親兩人決定替寺廟放牛,並依靠寺院給予的微薄糧食維生。

放牧的生活維持約一年,篤信佛法的母親深知佛法的重要性,便敦促堪布去寺中學習。

當時寺中最重要的喇嘛為雍登饒傑,他不但持有巴滇寧暨瓊卡林寺完整的傳承,教證修為均極高深,但迫於當時宗教政策,寺院僧眾不准修法、灌頂或進行任何宗教活動。

Image00003

登饒傑暗中仔細地卜算之後,確定如果將寺院的傳承教給這位放牧的孩子,未來將能大大利益寺廟,因此堪布策旺東沼一邊放牧,一邊暗地裡向雍登饒傑學習諸如喜金剛壇城製作、手印、金剛舞、修法等儀軌。

向雍登饒傑學習一年後,堪布便決定出家。他與母親搬到鄰近寺院處搭起帳棚,鄰近在家人知道她們母子相依為命,生活困難,也常心生憐憫,供養一點飲食供他們維生。

巴滇寧暨瓊卡林寺自立寺以來,即有一條嚴格的寺規,除非去過拉薩哦巴寺進修[現在增列至印度薩迦哦巴傳承寺廟],並完成三年三個月閉關者,才能每三年持掌寺院一次(成為該寺的赤欽),因此堪布在明師的指示下,以徒步進行大禮拜,至遙遠的拉薩哦巴寺院學習三年,並完成三年三月閉關,正式成為足堪持掌寺廟之重要喇嘛堪布。

Image00004

自拉薩學成後,堪布唯一的親人母親重病,他奔赴回家照顧,一年之後最疼愛他的母親往生,堪布從此成為一位沒有任何親人的喇嘛。由於對輪迴徹底地出離,他將當初與母親共居的家,亦即自己唯一的財產,也供養給巴滇寧暨瓊卡林寺,然後獨自到寺院附近的山洞中閉關。

鄰近的在家人都非常了解堪布的情況,因此當堪布進行閉關時,約有三十幾個家庭的人通力合作,去山上砍伐木柴,並親手為堪布在寺院旁蓋了一座木造僧寮,堪布完成閉關後就一直獨居於此,平時則依靠他人供養微薄的酸奶子、酥油及糌粑維生。

堪布策旺東沼是一位心地悲懷,持戒嚴謹的喇嘛,他完成寺院規定後,曾經持掌寺院六年,寺中所有修法佛軌等事務,都聽由他發令,他也曾經去過色達五明佛學院進修,與法王如意寶晉美彭措堪布有非常深厚的情誼。

堪布一生當中,除了精進佛法修持,奉獻給寺院之外,別無他求,他對物質要求極低,如果有在家人請他去修法,通常他只拿一點供養,其餘全數退還,拿回的錢也全數存起,等到巴滇寧暨瓊卡林寺一年一度喜金剛法會時,又全部供養給寺院;即使是他人平時供養給他的飲食,他也僅取一點點,毫不貪戀。

如今堪布已七十八歲高齡,獨居於僧寮之中,他的生活非常平凡,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左手拉著一條線,線延伸至窗外一轉經輪,就這樣一邊拉動轉經輪,一邊唸誦古老的經文,努力持修。

因為生活條件困窘,也沒有任何親人能幫忙他,因此堪布的僧服非常破舊,常縫補又縫補,腳上也沒有襪子。這裡沒有自來水設備,又位於山巔,因此即使年邁,仍得自己去挑水,景況堪憐。偶有輪值喇嘛至寺廟替他挑水,但大多時間堪布仍過著極為艱苦清貧的生活。

這一次仁波切及佛母帶著信徒供養的僧服給他,他也珍惜不穿,直說等到明年的喜金剛法會時再穿,但堪布已非常年邁,明年是否能穿得到僧服,是完全無法預知的事情。

堪布策旺東沼的故事,沒有特別驚人之處,但他真實的出離生活,足堪為所有佛教徒的典範。

我們深切地期盼,堪布策旺東沼能在有生之年,生活條件能獲得改善,並祈願他心中所有的善業功德,能如他一生中精進修持時所做迴向般,那樣廣大、圓滿。

Image00005

圖片說明:堪布實修的手鈔老法本